设为首页 | 唐风导航 | 编辑部信箱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家 > 唐风解读

醉心翰墨——我的创作心中路

时间:2011-04-19 19:03:35  来源:  作者:袁维学

      凡是人,都有爱好,没有爱好的人是没有的。有人爱好吃,有人爱好穿,有人爱好读书,有人爱好运动,……。我爱好书法。爱好书法有两层意思:一是喜欢舞笔弄墨,二是喜欢欣赏法书。二者缺一,都难称之为真正的书法爱好者。

书法为何能使那么多人痴迷?因为它有三美:线条美、结构美、神采美。有一个功能:舒发情怀,修身养性。一幅上乘的书法作品,有一种震撼力,能使人遐想联翩。其线条,有的如娇柔的美女,有的像拔山的壮士;有的若活泼的小儿,有的似迟缓的老者;有的像大海,有的似高山;有的如行云,有的似流水;有的像游蛇,有的如枯藤……给人一种力量感、节奏感、立体感。其结构,或平正,或险绝,或连贯,或中断。计白当黑、平整均衡、欹正相生、参差错落、起伏跌宕、变化多姿。其神采,情趣横生,魅力无穷,使人愉悦,令人遐想。当一个人在练习书法或者进行书创作时,精力会高度集中,全身心地投入到整个运动过程中去。他从中得到一种快感和满足。
我认为,书法并非汉语所特有,各种语言都有其书法。但能够作为一种艺术门类而独立存在的,惟有汉字书法。汉字书法并不是僵化的,而是一直在发展。当今书法的观赏性大大超过了它的实用性。就汉字书法而言,也非中国所特有,日本、韩国、菲律宾、泰国、新加坡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国也都有从事这门艺术的人。他们有的重传统,有的重现代,有的把本国文字的书法揉进了汉字书法中,有的把西方的绘画艺术融会于汉字书法,使汉字书法更具有表现性、装饰性。
学习书法的人只有学习和研究古今中外书法的各种流派、各种书体,取其所长、避其所短,才能成为集大成者。
我自幼喜爱书法,不过以前只是涂鸦而已。前半生,我把精力用于翻译和创作文学作品上。由于出版界不景气,1994年以后我才把精力转到书法上。遗憾的是,我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,没有系统地临摹过法帖,也没有拜过师傅。走的是一条“野路子”。展厅、摩崖是我的课堂,法帖是我的老师。
我酷爱草书。草书以其强烈的运动感和节律感,千变万化,奔放驰突,震撼心灵,动人魂魄。在各种书体中,笔法最丰富者属草书。刘熙载在《艺概·书概》中论述草书时说:“草书之笔画,要无一可以移入他书;而他书之笔意,草书却要无所不悟。”草书,尤其是狂草,给人的艺术感受和启迪,是其他书体所不及的。狂草是书法中高度昂扬的浪漫主义。狂草打破字间大小和分行布白的通常规律。竭力强化疾涩、浓淡、润枯、重轻、往复、抑扬、向背、疏密、欹正、聚散……等等对立统一的多种因素,在有限的幅面中展开全方位突进。狂草以惊险的使转为形质,在使转中举重若轻地掣动点画。狂草高度发挥创作者的主观精神,把个性发挥,提高到最中心的位置。创作或观赏草书,尤其是狂草,简直是一次精神的升华。
欣赏草书作品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我喜爱张旭、怀素、黄庭坚毛泽东的草书。张旭的草书苍劲有力,怀素的草书潇洒自如,黄庭坚的草书沉着痛快,毛泽东的草书豪放大气。
我向来不相信“天赋”,仅相信勤奋。有的人多一点儿“灵性”,但光靠那点儿灵性,却很难成事。我以为,一个人的成功,十分之一在于灵性,十分之二在于机遇,十分之七在于勤奋。勤奋在人生的成功之路上至关重要。学习书法就得靠勤学苦练,持之以恒,耐得住寂寞,屏弃名利之诱惑。
我在刚把精力转到书法上时,每天都要练字、读帖。草书虽然千变万化,但有其规范写法,有规律可循。我首先学习每个字的标准写法,也就是草字的结构,掌握草字的一般规律;随之,学习草书的布局;进而学习草书的用笔法、用墨法。同时,研究历代书法家对书法的论述,及草书大家的传世之作。不只听一家之言,不只学一家之法,融众家之长于一炉。
学习草书、创作草书,需注意以下几点:一、草书的笔画要动静结合,以动取胜,没有动感就不能称之为草书。怎样写才能有动感呢?首先是行笔要讲求提按顿挫,不可使线条一样粗细。只要提按纯熟,线条就会有轻有重,肥瘦相间,并能见到点画的气势,自然就动起来了。另外,还要讲求结体的形态动感和篇章的动感。一幅好的草书作品,字忽大忽小,忽正忽侧,时而奔腾直泻,时而姗姗而行,左顾右盼,上下参差,给人以龙飞凤舞之感。二、草书最忌滞呆,最重流美。一字或数字要一笔而成。即使不连,也血脉不断,笔断而意连,通篇一气呵成。这样,方有气势,才会给人以行云流水之感。三、草书的笔画、结体和章法讲求变化。草书用笔讲求的是中锋为主,侧锋为辅,相辅相成,刚柔相融,环弧绞转并施,所以草书的许多线条出现了似圆非圆、似方非方的妙笔,有时还掺杂一些篆、隶、楷的笔画或笔顺倒插等。熟练地掌握了草书的笔法,就获得了草书的灵魂。四、写草书不可一味求快,而要疾迟交替,提按相间。清朝宋曹说:“草书贵通畅,下墨易于疾,疾时须令少缓,缓以仿古,疾以出奇。”只有疾缓得当,墨量适中,才会有鲜明的节奏感。五、南朝王僧虔说:“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,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。”书法中的神采是指点画线条及其结构组合中透出的精神、格调、气质、情趣和意味的统称。形质是神采赖以存在的前提和基础。因此,书法艺术神采的实质是点画线条及其空间组合的总体和谐。书法中神采的获得,一方面依赖于创作技巧的精熟,这是前提和基础;另一方面,只有创作心态恬淡自如,创作中心手双畅,物我两忘,才能写出真情至性,融进自己的知识修养和审美趣味。追求神采,抒写性灵,始终是书法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。
在长期学习草书的实践中,我的体会是:一、写草书掌握速度至关重要,一定要疾徐得当。我过去写草书,速度过快,用笔往往不到位,而且常出现浮滑的毛病。刘炳森、刘艺等都曾给我指出过这个毛病。我便认真摸索,加以改正。二、书写时要果断,不可犹豫。犹豫,气则不贯通,线条则不流畅。三、要有胆量,放开胸怀,不可畏首畏尾,患得患失。四、要笔笔认真,笔笔到位,不可任笔而行。五、要充分利用墨色,掌握好墨与水的关系,写出层次来。墨浓书写速度略慢,墨淡书写速度稍快。六、写草书宜用长锋笔,握管宜高,这样才能挥洒自如。
我写过一首关于草书的诗,当然不是说我已经做到了诗中所写的境界,而是想表明我的努力方向。
线条粗细无始末,大起大落不做作。
墨色浓淡浑一体,满纸龙蛇舞婆娑。
   一些文化艺术界的朋友在报刊上对我的书法曾作过一些评介。
已故的雕塑家张铁男于1998年在泰国《亚洲日报》上以《飞走流注之势,滔滔闲雅之情》为题评论了我的书法。他在文章中写道:“观赏袁维学先生的书法,虽然无怀素那种放纵鸣高,以画入字以形夺人的颠狂,却蕴涵着真卿的骨肉,右军的飘逸,实可谓:文雅外炳,清明内照,烟霞用足,江海情多……。先生并非专业书家,而是驻泰王国的文化参赞,但从行草书法的功力来看,定然对历代碑帖作过较深的研读,正如一棵成材的大树经历过秋风、严冬、春寒、酷暑才能形成一圈年轮,何以只是一个圆圈!跃然纸上瞬间的墨迹,都是充满着生命的律动。姑且不论其中堂,就‘人杰地灵’、‘鹤寿龟年’、‘天香万里飘’等小的条幅而言,体有疏密,意有倜傥,既有飞走流注之势,又有滔滔闲雅之容,百字千形,巧媚争呈。其实,任何一种艺术的尺度,无外乎审美与格调。先生的作品不在于外,而在于内。例如‘锦绣山河’的‘锦’字最后一笔,不仅令人深深地体味到他十分纯熟地拨开了俗障和浮泛,而着意于心弦颤动的扑捉。这种艺术魅力绝非一日之寒而是经年累月沉滤的结果……。无论立轴、中堂,还是横幅、手卷或是楹联、条幅,其技法精熟,笔势自如,字势超拔,行势酣畅,充满了自由练达的情态和潇洒内凝的力度。”
尹文1998年在《中国文化报》上以《袁维学的草书》为题撰文评析了我的书法:“中国书法是一门独特的艺术,已有几千年历史。篆、隶、行、揩、草等书体各具魅力:小篆秀美匀整,隶书笔致优美,楷书端庄典雅,行书潇洒活泼,草书奇谲诡变。而草书则是各书体中最为难学,艺术性最强的一种书体。袁维学先生就是一位不畏艰辛,专攻草书,而且学有所成的书法家。他重传统,但不拘泥古法;喜创新,但不崇尚怪异。他的草书有几个鲜明的特点:一是通篇布局自然、合理。欣赏一幅书法作品,第一印象就是整体结构。一幅作品即使每个字都写得很好,但布局不美,也不是一幅成功的作品。袁维学的草书,根据书写内容,不仅字的大小、粗细、斜正、虚实错落有致;墨的浓淡、燥湿相得益彰,而且洒脱自然。二是有较强的时代感。袁维学既注重传统,也不排斥现代,从他的书法作品中便可看到把二者有机结合的端倪。他用笔以中锋为主,但时有侧锋。他学习古人,但不拘泥于古人。历代草书大家各具特色,张旭肥刚,怀素瘦硬,黄庭坚洒脱,王铎奇崛等等。他欲融各家之长于一炉。当然,他的草书尚未完全进入化境,但就其主攻方向来说是可取的。三是有鲜明的节奏感。他从音乐、舞蹈等姊妹艺术上汲取营养。使人感到他的作品急如旋风,缓如细雨,快令人激扬,慢使人心旷。他在用墨和用笔上下功夫,致使他的草书缓急、舒缩、轻重、浓淡、枯湿等具有明显的反差,使作品更具艺术的渲染力。四是文如其人。他融各类文化素养于书法。袁维学长期从事文化工作,本身就是一位拥有近二百万字译著的作家,他勤于学习,对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均有所涉猎,这对他的书法大有裨益。文化层次高,书法档次才会高,文化层次低,书法就很难进入较高的境界。袁维学为人诚恳,这在书法上亦有所体现。他在书法上不搞花架子,不哗众取宠,而是苦苦求索,辛勤耕耘,他的草书散而不乱,放而入矩,字里行间,充满温存与情感。”
画家魏明1998年在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上撰文说:“袁维学不拘泥一家一派,博采众长,追求‘气、力、韵、神’的艺术境界……。他用笔跌宕起伏,有藏有露,中侧锋互用;结体斜正多变,章法疏密有致,一气呵成……。他的作品给人一种微妙的流动的美感,清逸灵秀中不失凝重、刚劲。泰国文艺评论家李少儒先生评论:‘字体造型甚为刚毅,发墨苍劲,气度广阔,有锋芒无声之感。’”
我的书法作品曾在泰国、韩国、巴基斯坦、菲律宾等国展览过。在全国民间工艺美术书法大展中获特别金奖,并被命名为“海峡两岸德艺双馨艺术家”。曾被收入《新世纪翰墨艺术家经典》、《书坛画苑名人佳作选萃》、《世界名人录》等书中。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外文化交流》、《澳门日报》、泰国《亚洲日报》、《新中原报》、《星暹日报》、巴基斯坦《观察家报》、日本《书道》、菲律宾《商报》等报刊曾刊登过我的书法作品。
1999年,我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
1999年12月文化部外联局在中国美术馆为我举办了个人书法展,展出了我的40多幅书法作品。中国美术馆办公室主任吴琼为筹备我的书法展做了大量工作。文化部副部长潘震宙发了贺词。300余人参加开幕式。外联局局长李刚、国务院台办副主任王永海、外交学会副会长(原驻泰国大使)金桂华、中国美术馆馆长杨力舟为书法展开幕式剪了彩。李刚在讲话中对我的工作和书法艺术给予了高度评价。中央电视台《夕阳红》节目对我的书法展作了报道并展示了我的书法作品。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日报》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市场报》等十多家新闻媒体对这次展览作了报道。我为我的书法作品能够在艺术展览的最高殿堂—中国美术馆展出而感到由衷的高兴,也诚心地感谢那些帮助和支持过我的人。
博夫2000年1月13日在泰国《京华中原联合日报》上以《矫若游龙--袁维学书法艺术赏析》为题评介了这次书法展,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。
2000年5月17日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刊登了沈修的文章《作家·诗人·书法家·外交官—记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文化参赞袁维学》。文中说:“在我国驻外使领馆中,有一批专门从事文化交流事业的官员,他们不仅精通当地的语言,熟悉当地的文化传统、风俗人情及文艺动向,组织策划大量文化交流活动,还对文化事业中的各项艺术门类如音乐、戏剧、文学、电影、舞蹈、美术等有透彻的了解与精深的研究,甚至本人就是颇有造诣的作家、画家、翻译家、书法家、理论家。现任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文化参赞袁维学便是其中一位……。袁维学钻研书法多年并卓有成就。他的书法以行草见长,尤擅草书,作品技法精熟,笔势自如,字体俊逸,行势酣畅,极为潇洒并具有力度。他的书法作品错落有致,浓淡相宜,洒脱自然,极具感染力。被誉为‘笔走如飞,优雅闲致’……。袁维学在他的长篇小说《灵鹫山》中以雄浑有力、细腻精致、力透纸背的功底和博大精深的佛教知识,描写了祖国西部和西域的历史、地理、风土、乡情、名山大川。栩栩如生地塑造了西行高僧,也极为传神地描写了那些‘奇峰叠山直刺云天’、‘烟雾缭绕莽莽苍苍’的山川景致。无疑,这种对大自然、对鬼斧神工的山峰奇峪的向往和热爱,强有力地影响和促进了他对书法走势、运笔及虚实铺排的设计和运用。这一点可以见诸他新近出版的《中华六十景诗书画印集》之中。这本立意新颖的书画册中的诗作,不仅描述了山川景致,而且寓情寓理于其中。诸如:
         云海白浪涌,日出红烟霞。
         温泉荡浊气,何须慕佛家。
这些诗句以及作者在泰国任文化参赞时写的咏情诗、观感诗、记叙诗等等,都表达出他作为作家、诗人、书法家的真诚情怀。”
书法是我生命中最活跃的成分。它成了我与人交际、抒发性情、磨练意志、活动筋骨的重要途径。一旦我终止了书法,我的生命也将随之而去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本馆“2015年全国巡展”将启动
本馆“2015年全国巡展
本馆与嘉德在线合推拍卖专场
本馆与嘉德在线合推拍
本馆入驻国美在线商城
本馆入驻国美在线商城
本馆与赵涌在线合推书画专场
本馆与赵涌在线合推书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